畅游金沙湖

日期:2023-09-20来源:转载点击:1104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3/M00/00/DC/rBABVWUBaZiEJ8J6AAAAANuge1A567.jpg

我这是第三次去己衣镇看金沙江和己衣大裂谷了,依然是激情满怀,兴致勃勃,满含期待。

正是一场雨后,虽然已经是七月初,但是一路都很凉爽。路边有村民在卖一篮子一篮子的野生菌鸡枞,新鲜得很。据村民们说,己衣的山间,鸡枞多得很。路边的森林茂密得很,畅饮了雨水的云南松、麻栗树、水东瓜树、杉松等等树木,都水露露的,青翠翠的,全都舒张开全身,生机盎然、精神抖擞的。地上的青草、蒿芷、车前子等等野生植物,都长得很肥嫩茂盛,全都水波波、水淋淋的。到了己衣,满目尽是生机勃勃、神清气爽、精神抖擞的生命。

金沙江河谷里,凉爽得很。沿着金沙江边的山路,走近己衣街,大家的心情都很激动,都很亢奋。眼前尽是高耸入云的一重重大山,赤红,黛青,苍翠。俯瞰路边脚下的金沙江大峡谷里,宽阔绵长的金沙江,滚滚流淌,望不到尽头。极目远眺,一座座山峰,连绵无尽,陡峭挺拔,巍峨高耸,直插云霄,锋芒闪耀,金光闪闪,像一柄柄宝剑,像是千军万马举着一簇簇宝剑,簇拥着蜿蜒逶迤的金沙江。流淌飘逸的云彩们,像一群群洁白的绵羊,在山坡山沟里爬上爬下、漫步玩耍。

己衣街就在金沙江大峡谷边、金沙江边的山肩上。就紧紧挨在己衣大裂谷边。走在己衣街上,向东望,数百米外,就是深不见底、石壁垂直高耸的己衣大裂谷。向下、向北望,蜿蜒绵长的金沙江静静流淌,像一条玉带轻纱,缠绕在千山万壑之间。向北望,奇峰竞秀,千重万重,厚重大气,雄壮博大,云蒸霞蔚,云光山色,相映成趣,如诗如画,既空灵玄幻,美如仙境,又实实在在,可见烟苗、包谷、稻田、芒果、芭蕉、甘蔗、村庄、炊烟、牛羊。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2/M00/07/00/rBABO2UBahyEcICjAAAAAImUMI8706.jpg

己衣大裂谷,当真是天下奇观,壮美奇绝,雄奇险峻,秀丽神秘,令人震惊、惊叹。身临其境,我们这一群被誉为“知名作家”的作家们,几乎都感到自己很渺小,文笔太差,江郎才尽,都感到文字的无力,都感叹无奈,真的是“眼前有景道不得”。

己衣大裂谷的壮美震撼人心!金沙江大峡谷的壮美震撼人心!金沙江、金沙湖的壮美震撼人心!

面对金沙江、金沙湖、己衣大裂谷的美丽,艺术家们均深感“意态由来画不成”,愧煞丹青手,任何大作家、任何文字、任何大画家、任何画笔都难以描述。唯有摄影家们稍感满意,他们纷纷用一架架小飞机,飞到数百米甚至上千米的高空,拍照出金沙江大峡谷、金沙湖、己衣大裂谷一星半点、半丝半缕的美丽。

这个季节,己衣大裂谷边的山地、层层梯田里,长满了郁郁葱葱、青枝绿叶、生机勃勃的苞谷和烤烟等等农作物。大裂谷,像一个长在深闺人未识的女子,她的神秘美丽,几乎都掩藏在了生机盎然的一袭袭绿色裙裾下,大裂谷的芳容美景其实只是露出了半丝半缕、冰山一角。要等走近大裂谷的悬崖绝壁边,才能够看到大裂谷的一丝一缕、更多部分。

走到己衣大裂谷边,凉风飕飕,顿感舒爽。向下看,石壁垂直向下跌落数百米,令人心惊胆战,两腿颤抖。有恐高症的人、弱不禁风的美女们,不敢靠近。看着绵延二十多公里、石壁如墙、狭窄深幽的大裂谷,真的让人惊叹“猿猱欲度愁攀援”。随行的几位美女,不禁惊叹“这样垂直壁立的大裂谷,这样垂直高耸或者说垂直跌落几百米的石壁,纵然是善于攀爬悬崖峭壁的猴子们,想要爬上去,也会发愁得淌眼泪的”……

己衣大裂谷边村里的村民告诉我们:大裂谷里真的生活着一群猴子,有一百多只,与己衣人和谐相处,己衣人都很珍爱它们。早晨八九点钟,下午五六点钟,经常可以看见它们爬上山崖来,来庄稼地里掰包谷、摘瓜果吃。它们掰包谷、摘瓜果,挑剔的很,随便啃一口,就丢了,然后再掰再摘。我们问,这么陡峭险峻、垂直壁立的石壁山崖,猴子真的能够爬上爬下吗,村民们都说,当然爬得上来的。

顺着石阶,下到大裂谷中。仰视大裂谷石壁和云天,更感到大裂谷石壁的垂直高耸、险峻雄奇。俯瞰大裂谷深处,愈觉其幽静深险。大裂谷中有一道天然连接的石桥——天生桥,像鹊桥一样连通两边的石壁。大家就猜想,曾经有多少年轻美丽英俊帅气的有情男女曾经走过这一座天生桥去幽会。静静地坐在天生桥边,好像听到了博大的大地母亲的心跳。当地人在石壁上凿出了一条盘山石径,像一串美丽的项链,串在壮美的石壁上。顺着石径,可以登上对面石壁顶上的田野梯田,去到对面的村庄。

己衣大裂谷谷口,就是金沙江。大裂谷狭窄幽深,狭窄处只有几米宽,但是金沙江、金沙江大峡谷却有两三百米宽,相当壮阔。己衣镇,就集壮美秀美、险峻奇绝、神秘浪漫于一身。

我们一行人从江边的己衣乡新民村委会码头乘船,畅游金沙湖,到红军渡江的皎平渡和乌东德水电站参观,大家相当高兴激动。

前几年我曾两次到过己衣。那时候,乌东德水电站库区还没有开始蓄水,我们是坐猪槽船渡江,金沙江两岸的那些古老粗壮高大的攀枝花树当时还在,一株株枝繁叶茂,婆娑婀娜,妩媚迷人。春天,火红火红的美丽攀枝花盛开,金沙江就成了流淌奔腾的一条火龙,一条会欢笑唱歌吐香的火龙,一条红艳艳、茂腾腾、火腾腾、温暖暖、热情高涨、浪漫美丽的花开成的火龙,一条欢快快、喧腾腾、热闹闹、活泼泼、生机勃勃、生机盎然的花龙火龙。那时,金沙江两岸的那些古老村庄依然还在。一个个村庄,人气腾腾,生气腾腾,炊烟袅袅,鸡鸣狗吠,牛羊时现。江边的庄稼地里,庄稼蔬菜生机勃勃、生机盎然;村里村外,芒果木瓜枣子等果木,挂满硕果。

我们从己衣乡新民村委会码头乘船,到了金沙江对面会理县的一个村庄里逛了逛,看到了他们村外生机勃勃的包谷地、花生地、稻田、芒果树和大青枣园,走进村巷,我们看到了村里的人家院落、村民炊烟、村狗村鸡、果树牛羊。

乘船返回时,金沙江对面会理县那些村里的许多村民,与我们同船,把摩托车骑到船上来,把他们生产的农产品拉到江这边的武定县己衣乡等地来卖,或者到武定县来走亲戚。虽然隔着二三百米左右宽、水流汹涌、滚滚奔腾的金沙江,分属四川凉山、云南楚雄两个自治州,但因为都是彝族自治州,千百年来,江两岸的各民族人民世代友好,联姻结戚,常常来往,互通有无。

这一次去己衣,江对岸的许多村子不见了,两岸山崖上,江水曾经上涨到的水痕清晰可见,看得出来,现在江水明显下降了十来米。

从武定县己衣镇新民村码头乘船顺流东下,到乌东德水电站,河道里程56公里。其中,从新民村码头到皎平渡有27公里,从皎平渡到乌东德水电站有29公里。

我们很快就到了名垂史册、名满天下的皎平渡。皎平渡,真是一个令人由衷敬仰、顶礼摩拜的伟大地方,它在每一个中国人心里都是伟大的地方。皎平渡,这一段金沙江和两岸山脉,曾经为中国革命提供了巨大帮助,为当年朱毛红军也就是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北上陕北做出了巨大贡献。今天,这个地方,这一段河流,又诞生了伟大的乌东德水电站和美丽的金沙湖。湖光山色相映,江水山峰相拥,山脉高耸云霄,江水默默东流,恍若人间仙境,不是江南,胜似江南。

到了皎平渡,大家仿佛都看见了当年那些红军、那些大英雄们正在渡江,正在同防守的国民党反动派激烈战斗,大家都不再敢嬉戏,“不敢高声语”,恐怕打扰了那些正在激烈战斗、正在英勇抢渡金沙江的大英雄们。大家甚至都不敢再说话,也不想说话,都在静静的看,都在静静的回忆和思索历史,都在静静的缅怀革命先烈,都在静静地缅怀那些伟大的红军、伟大的英雄们。

看见长长的、壮美的、高耸的、宽阔的皎平渡大桥,现在开着车,不用花一两分钟,轻轻松松就可以跨过金沙江,到达江北的四川会东县,想到当年毛主席、红军抢渡如此宽阔凶险的金沙江,翻越千重万重壁立高耸、陡峭险峻的乌蒙山,何其艰难,就对为新中国的建立历尽艰辛、吃尽苦头、抛头颅洒热血的那些英雄的革命先烈革命前辈们由衷敬佩、由衷赞叹和深深感恩,也由衷感叹我们今天的生活何其幸福、我国今天的基础建设等等方方面面真的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来自湖北三峡的工程师马国斌介绍说:乌东德水电站是我国“西电东送”的国家重要战略工程,是我国目前第四大水电站。电站开发任务以发电为主,兼顾防洪及航运,并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乌东德水电站,位于昆明市禄劝县和四川凉山州会东县交界的金沙江下游河段,距四川省攀枝花市河道里程213.9公里,下距昭通市巧家县境内的白鹤滩水电站182.5公里。乌东德水电站,最大坝高270米,库区正常蓄水位975米,死水位945米,现在还有960米左右,防洪库容24.4亿立方米,库区尾水一直延伸到四川省攀枝花市。2011年开始筹建,到现在已经投入建设资金1100多亿元,今年(2021)年底竣工交付,全部机组发电。电站总装机容量1020万千瓦,年均发电量389.1亿千瓦时,一年的发电量就够整个昆明市用一年。

为了修建乌东德水电站,库区内沿江的楚雄州武定县、元谋县、永仁县、搬迁了许多村庄,移民32000多人,绝大多数是楚雄州武定县和元谋县的人。两岸原来的许多村庄、田地被金沙湖淹没。

从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首批机组投产发电以来,武定县的2个移民安置点己衣镇花果山小区、金沙社区,元谋县甘塘、瓦渣箐、启宪3个移民安置点,一幢幢散发着现代气息的小洋楼拔地而起,此起彼伏的乔迁喜炮响彻云霄;一张张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在一面面五星红旗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灿烂;一个个承载着水电移民喜悦的村庄,在挖掘机拆迁的轰鸣声中脱胎换骨,搬迁新址;一棵棵记载水电移民历史演变的参天古树在专业人员的精心呵护下,追随着水电移民的脚步搬迁到安置点安家落户……至2020年底,楚雄州武定县、元谋县已完成搬迁移民2万多人。

从己衣镇顺金沙江而上,到元谋县江边乡境内的龙街渡大桥,河道里程有50公里左右。从龙街渡到永仁县境内,河道里程也有50公里左右。

此次去游览己衣镇和金沙湖,金沙江边一个个村庄的废墟遗址,全都可见被江水淹没过的水痕,一座座没有搬迁走的古墓,也明显可见被江水淹没过的水痕,眼前时时可见一幅幅感人肺腑的舍小家、为大家、为国家的温暖感人画面。为建设乌东德水电站等水电站,金沙江沿岸的村镇、百姓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我们应该对他们缅怀敬仰和感恩。

库区内,武定县搬迁的一部分移民集中安置在县城边的金沙社区,一部分就近安置在己衣镇的花果山小区。我们走进己衣花果山小区,就见到一幢幢簇新的小楼,整整齐齐,十分漂亮。村外山坡上,随处可见芒果园芒果树,一直延伸到金沙江江边,一枚枚硕大的芒果,挂满枝头,现在芒果已经黄熟,满山都是芒果香,满峡谷都是芒果香。村民们随手采摘了一些,热情地叫我们吃。大家都吃了几枚芒果,真是香甜得很!老家就在己衣大裂谷边、金沙江边的同事告诉大家,有一次他开车回己衣时,花了六百元钱,就买到了刚刚采摘下来的半吨新鲜的芒果,香甜得很,塞满了一车,拉回楚雄城里,送了许多亲朋好友。

金沙江边的新民村委会,山坡上尽是温泉,星罗棋布,特别是热水塘村,村外的几个大坝塘,都是温泉。当地人不叫温泉,叫热水塘,足见在他们当地人眼里,温泉寻常得很,一点都不稀奇。据说新民村委会温泉里可以煮熟鸡蛋。

走到乌东德水电站库区搬迁移民统一安置点己衣花果山小区,就看见村外有一眼硕大的温泉,尚未开发利用,泉水汩汩喷涌,水花飞溅,清澈晶莹,汹涌迅疾,哗哗流淌,白白流淌,有盆子那么粗。当地人为温泉水流砌了水沟。我们禁不住诱惑,纷纷把手伸入温泉水流中,一下子就被烫得缩回了手。水烫得很,冒出地面,在水沟里流淌了几米,大概也还有五十度左右。同行的一位汉子,禁不住泡温泉的诱惑,硬是急急切切甩掉鞋子,坐在温泉水沟边,试着把双脚伸进温泉水里去泡,一次次伸进去,一次次烫得他很快缩回脚,皱眉撮眼裂嘴,但是还是一副心有不甘和遗憾的样子。没有办法泡金沙江边的温泉、己衣的温泉,其实我们也心有不甘,也很遗憾。

一条土司古驿道,“五尺道”,有五十公里长,均用宽大厚重的石板铺砌而成,像一条玉带,回环盘绕于金沙江边的一座座山头上,从万德乡一直通到己衣镇的新民村委会热水塘温泉。这些古代的土司,也真是会享受,为了坐着轿子或者滑竿来热水塘泡温泉,不惜耗费巨资,劳民伤财,可能是历经许多年、几代人,才终于修通了这条古驿道。第一个想到要来热水塘泡温泉并为此修通了古驿道“五尺道”、如此会享受生活的土司,叫我们一行文人纷纷猜测,会不会是一位倾城倾国、貌若天仙的年轻美丽女土司,不然,仅仅为了远来泡一个温泉,何必如此劳民伤财、耗费巨资、大费周章……

去罗能村看五股水山泉,沿路处处可见泉水哗哗奔流,随处可见瀑布高挂山崖、飞泻飘摇,随处可闻泉水声、瀑流声。到了罗能村,就见密密麻麻的许多古树,粗壮高大,林荫蔽日。走进林间,幽深凉爽。五股清澈凉爽的泉水,从古木深林间的五个幽深之处汩汩喷涌而出,形成玉带一般的一条山溪,向山下奔流飘泻,无比凉爽、飘逸、灵动。几个村妇,坐在溪边古树下乘凉。问之数语,她们都爽快开朗对答。她们的说话声,也像山泉水一样甘甜凉爽润泽。问她们,泉水很甜吗,可以吃吗,她们说,当然很甜,她们附近几村的人,祖祖辈辈都是吃五股水山泉,用来煮饭菜、泡茶,都香甜得很。我们禁不住清幽幽的五股水山泉山溪的诱惑,纷纷把手深深伸进泉水溪流中,有两个穿凉鞋的汉子甚至还偷偷把脚浸入溪水中,体验了透彻骨髓的凉爽甘甜。

因为修建乌东德水电站,产生了金沙湖,从昆明市禄劝县境内的乌东德水电站坝埂,经楚雄州武定县、元谋县、永仁县,到四川省攀枝花市,造成了绵延150多公里的金沙湖,楚雄州境内就有100多公里。金沙湖内,完全是一派江南水乡的画面,江水清澈晶莹,江面水鸟翩翩,江边山峰奇绝,两岸山上林木葱茏,绿树映衬着红岩山峰,白云缭绕在山峰山腰上,景色优美。

任何人到了金沙江边,到了金沙湖,到了“红土高原上的水乡江南”楚雄州武定县己衣镇,到了皎平渡、乌东德水电站、元谋龙街渡,都会禁不住美景的诱惑,频频举着手机、相机拍照,发微信朋友圈的,甚至很多人还为去己衣镇、去金沙湖专门提前准备了拍照用的小飞机。

前两次去,新民码头的沙滩上还有大量卵石,大家都兴奋地低头在河床上捡拾形状色彩奇特美丽的石头,我也捡拾了很多,带回家,珍藏在书房里。

这一次去己衣,己衣镇新民码头的沙滩已经被江水淹没,捡拾不到金沙江的卵石了。江边绵延无尽的那些古老高大粗壮美丽的攀枝花,已经被挖掘移植到移民搬迁安置点和其他地方。大家都很遗憾,再也看不见金沙江两岸攀枝花盛开、火红如两条火龙红龙花龙的美景了。

到达武定县东坡乡的时候,我们看见岸边码头边的沙滩上有很多卵石,大家就都很高兴激动,叫船家泊船靠岸,上去又是捡拾奇石,又是放飞小飞机拍照,大家都收获了沉甸甸的各种奇石和多张美景“大片”。到达元谋县龙街渡,大家再次兴奋起来,江水下降回落,沙滩和卵石再度露出来,给我们提供了捡拾奇石的大好机会,大家再次兴奋激动起来,忙着低头捡拾金沙江的石头,或者放飞小飞机拍照美景大片。

据说,当年被贬到云南的明朝状元、大才子杨升庵(杨慎),就是经常经过元谋县、武定县境内的金沙江渡口,来回于云南和他的家乡四川的,他正是在有一次经过金沙江边的元谋县境内的龙街渡或者武定县境内的哪个渡口、夜宿金沙江边的某个山村时,写成了名满天下的咏史词《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作者:余继聪   编辑:施从学   审核:杨晓艳)

来源:武定县文联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