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潇潇写淡然

日期:2023-09-13来源:转载点击:200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傍晚,徐徐秋风卷携着蒙蒙细雨纷飞弥漫,整个城市渐渐静了下来,往日苍翠的狮子山也披上了一件美丽的衣裳,薄雾缭绕的群山若隐若现,仿佛世外桃源般的静谧和幽远。前几日还秋高气爽和炎热的天气终于变得凉爽起来,早晚已能让人感受一丝丝凉意。漫步在这细雨轻烟的黄昏,细碎的雨滴穿过袅袅薄雾,轻轻划过脸庞,滴落心间。走过一家餐馆的门口,里面猜拳行酒令的人熙熙攘攘,门口居然有人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斜斜的靠在厚厚的落地窗玻璃外面,满脸恬静的表情,似乎早已进入了梦乡。我不禁心生几许感慨:“醉卧街头人淡然,心中无事便是仙”,呵呵,多高的境界啊!

继续在雨里穿行,没有忙乱,没有彷徨,我用心静静地聆听着这细雨微风,内心溢满了宁静与淡然。记得自己刚刚参加工作的的时候总喜欢愤世嫉俗,总是很向往那种轰轰烈烈的人生,满身棱角却四处招摇,总是幻想自己就是武侠世界里武艺高强的主人公,忧国忧民,慷慨激昂,风风火火闯荡江湖,随时随地可以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以为只有那样的人生才有滋有味。

时光荏苒,流年似水,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终于有了一些思想和感悟。那些曾经看似美好的愿望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无论是虚无缥缈的网络空间,还是纷繁复杂的现实社会,一些人和一些事,都是自己想逃避却无法躲避、看不惯却每天还得去面对的。“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毕竟那些所谓的风云人物绝大多数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淹没在滔滔历史长河之中,渺小的我们大可不必为自己的默默无闻而黯然伤神,守住生活中的那份淡然也许才是更理智的人生态度。此时的我很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顿悟之感,只觉得心情豁然开朗起来,许多曾经纠结的事情突然变得明晰起来,自己终于能坦荡的面对一切。

在路上,虽然一路磕磕绊绊,总有风雨相伴,但自己始终不曾放弃心中美好的梦想和追求,始终恪守着内心深处的那份单纯和善良,虽然无法企及那种“醉卧街头人淡然,心中无事便是仙”的高远境界,但也坚信“寒冰不能断流水,枯木也会再逢春”,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在别人看来运气还不错的人,总会有云开见日月的时候。古圣先贤“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自知做不了圣人,济不了天下,但或许还能独善其身吧。

灯火阑珊忆往昔,秋雨潇潇写淡然。

心中的“断桥残雪”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2/M00/06/FE/rBABO2UBY0yEebr5AAAAALC4Qz0190.jpg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了许嵩唱的那首名叫《断桥残雪》的歌,初初听来,只觉得那旋律忧伤而优美,当再多听了几遍之后,便深深的记住了,也勾起了我对那西湖十景之一的——断桥残雪的无限遐想。在这之前,我对许嵩一无所知,更对远在千里之外的西湖名景——断桥残雪不甚了了,却不知何故对他的这首歌情有独钟,在查阅了相关资料之后,却越发觉得这首歌不仅旋律优美动听,就连歌词也写得意境深远。有时,静静地听着那首《断桥残雪》,沉浸在音乐的旋律之中,任凭它在耳畔呢喃、在在心灵深处回旋,自己仿佛早已置身于瑞雪初晴的西湖断桥之上,就那样听着,听着……“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永远也看不见凋谢,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读不懂塞北的荒野……歌曲用柔和而古典的曲调,描绘了一个默默在断桥上苦苦等待伊人归来的痴情男子,一场凄美的爱情,一段无法再续的情缘……

对于断桥的模糊认识,大多来源于那个古老而凄美的故事《白蛇传》,或许正因为许仙与白娘子的爱情故事,才给人平添了许多遐想的空间。顺着白堤往东走,快到堤的尽头就是断桥,面临里西湖,与宝石山、保俶塔隔湖相望。山、塔、湖、亭、桥与湖边的桃树、柳树一起组成了一幅如诗如画的美景,很难想象要是在冬季,如若下雪,那会是怎样景色。据说“断桥”原本是没有名字的,唐朝诗人张祜曾作《题杭州孤山寺》一诗:“楼台耸碧岑,一径入湖心。不雨山长润,无云水自阴。断桥荒藓涩,空院落花深。犹忆西窗月,钟声在北林”。想必“断桥”之名便是由此而来的吧。因为唐代的时候“断桥”弧顶曾建有门楼,雪后初晴,从孤山远远望去,“断桥”门楼上的雪都融化了,而门楼两边桥上的雪却未融化,此时放眼望去石桥仿佛从中间断作两段,“断桥残雪”的美景便跃入眼帘。如今门楼早已不在,晚冬时节,站在宝石山上眺望,桥东南向阳面已冰消雪化,西北背阴的桥面却依旧白雪皑皑,这便是有名的西湖十景之一——“断桥残雪”。

清冷的雨夜,静静聆听着许嵩的《断桥残雪》,轻巧键盘,记忆点点滴滴涌聚心间,几许欢笑,几处忧愁。然而一切却又在瞬间支离破碎,不曾留下只言片语!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如此这般,等待,寻觅……不知断桥边的那位痴情男子,是否盼得伊人归来?结果,也许并不太重要,也没有所谓值与不值,只有愿意不愿意。

断桥,残雪!桥纵断,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原载于《狮子山文艺》2016第三期)

作者:郝群涛

来源:武定县文联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