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州文联主席李光彪散文:己衣观“画”

日期:2021-08-19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光彪点击:108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己衣在哪里?

在金沙江畔乌蒙山的裙褶里。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6/M00/03/FF/rNYBg2Ed0qyEWVDqAAAAAHT6hms379.jpg

当我们乘坐的汽车钻进乌蒙山肠道,一路向北,抵达己衣小镇乌蒙山的裙脚边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刚入住酒店打了个转身,忘记疲倦的我们又一个个互相吆喝,前往己衣大裂谷,迫不及待去看一幅大自然珍藏了三千多万年的“画”。

穿过村庄,穿过田野,如一幅U字型的大裂谷画卷,由远到近映入眼帘,渐渐向我们舒展开来。站在万丈深渊的大裂谷顶端,仿佛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几朵悠悠飘来的白云抬手可摘。随行者有的拿出相机,有的取出无人机,开始放飞怀揣已久的梦想,摄取如饥似渴的风光。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3/M00/05/44/rNwBNmEd0qyEOwZpAAAAADPazvo954.jpg

风光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们从U字顶端的栈道入口下楼梯似的沿着石台阶小心翼翼往下走,展现在眼前的不仅是雄、奇、险、秀的天堑幽谷,而且是一本镶嵌在乌蒙山尾的天然画册,一层一层折叠的崖裙,就是一道道美丽风景的页码,不断被风的手一页页翻开。一边走,一边看,赏心悦目,入神入画,令人应接不暇。

盘旋而下的栈道仿佛一条缠绕在峡谷的藤子,每一级凹凸不平的台阶,都明显记录着岁月的厚重与沧桑。漫不经心行走的我们好似一只只悬挂在崖壁上的蝙蝠。一步一步挪,走走停停,坐坐走走,虽然自己不是画家,陡峭的峰谷,奇异的风光却让我满饱眼福。不知不觉,就坠入U字底部,人仿佛一落千丈,从天而降。

站在“天生桥”上,反复打量,才知天生桥是一堆巨石横亘谷缝,是一座在为两岸一雌一雄的悬崖峭壁做媒,在为大裂谷两岸的山民联姻的鹊桥。倾听着桥下欢畅的流水,如动听的婚礼进行曲,把步入中年的我们一下子拉回到痴狂的青春年月,返老还童的思绪再次复活,以“画”为背景,以光影做媒,按捺不住拍了很多“牛郎织女照”。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3/M00/05/44/rNwBNmEd0q6EYFyrAAAAAIFCwVQ218.jpg

抬头,天如金沙江水碧蓝,云朵好似雪白的头帕,仿佛在为迎接我们的到来穿衣戴帽,收拾打扮。来自云端的瀑布轻歌曼舞,仿佛一曲天籁之音,正向我们播放着迎客的轻音乐。珍珠般的水花更像画家挥毫泼墨,洋洋洒洒,正在进行崖画写生染色。我们则是蚁群的游客,如猿猴,正在进行一场攀岩比赛。游动的人影,顷刻间变成了崖画上美丽的图案线纹,如银似雪的项链挂在天边。不知不觉,一种“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意境油然而生。

远眺,一眼望不到头的峡谷连着村庄,连着田园风光,连着天边的群山。U字的两端,两幅望不到边的崖画上,青翠的树木,出没的猿猴,少见的岩羊,低飞浅吟的燕子,不见踪影的蝉鸣……自然生成的画景如高科技制作的动漫,有声有色,栩栩如生。“之”字形的栈道,从峡谷的这边连线峡谷的那边,仿佛挂画的一条绳子缺一不可。沿着绳子爬上滑下的游人,仿佛从溜索坠地,惊魂未定,感叹不已。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4/M00/05/49/rNwBK2Ed0q2EMJJgAAAAAIDLfY4580.jpg

近处,身边的人都变成了摄影家,一个个手握手机、照相机,自由自在觅食满目的奇山异水,品尝天然画展的特有大餐,细嚼慢咽得天独厚的旖旎风光。

卧藏在云南、四川乌蒙山与金沙江骨肉中的己衣大裂谷,宛若群山深处的大家闺秀,二十多公里长,百十米宽,三百多米深的身躯,与那些名满天下的江山大川相比,她是盛开在乌蒙山深处金沙江畔的一朵奇葩,是大自然造化的一幅美丽画卷。多想把你卷起,真想把你带走,我又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力不从心。身临其境,人在画中,画在心中,人的思绪长满翅膀,画的艺术载满内涵,不知不觉,你的形象,我的模样,“咔嚓咔嚓”就成了别人拍摄的镜像,变成抖音,变成快闪,在手机里飞翔。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5/M00/03/E3/rNwBJ2Ed0q2ETT5YAAAAAAnN7QU274.jpg

据有关资料记载,己衣大裂谷是大约三千多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留下的大自然造物的神话缩影。曾经荣登《中国地理杂志》“云南最佳观景点”。同时也是滇川旅游黄金线上小有名气的景点,是驴友、攀岩爱好者,作家、画家、摄影家去了还想去的地方。她虽然名不见经传,却是地球分娩金沙江剖腹产时留下的胎记,一道千万年来抹不平的地质疤痕。世界之大,她别具一格。好山好水,她惟妙惟肖。她永远是岁月雕刻在乌蒙山脸上的一道古老皱纹,美得原始,美得生态,美得真实,美得像一个万花筒,可以窥见全斑。美得像一副望远镜,可以穿透历史的长河,窥见人类与地球巨变的沧桑。

身居云南,家住楚雄,也曾经游览过不少风景名胜。天下美景何其多!踏上己衣这片神奇的土地,你可以见证什么叫鬼斧神工雕刻的杰作?你可以看到神仙如何把山谷剪成“一线天”?

己衣大裂谷美不美?徐霞客没有来过。我说了不算。己衣大裂谷美在何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答案就在你的脚下。我说了也不算。

我并非名人,也算不上骚人墨客,仅仅是个踏山看水的过客。但手机微信里发出的一张张图片,虽然是自娱自乐,迎来的却是雪花飞舞的点赞。

与金沙江一衣带水的己衣,不仅出神入“画”,而且充满诗意。一九三五年五月,红军长征途经己衣,赶往皎平渡,抢渡金沙江,留下了红色的足迹,播撒了革命的火种,催生了“乌蒙磅礴走泥丸”的诗句。

走马观“画”己衣行,还有“大地”“云上”“汤郎”等诗情画意的地方来不及叩访。但我已经把“己衣”想象成乌蒙山美丽的袈裟穿在身上,怀揣一幅心满意足的画卷返程。

 

来源:楚雄日报 作者 | 李光彪

编辑:禄武看点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